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每經網首頁 > 推薦 > 正文

南昌知名地產商遇害現場調查:八年債務糾紛釀成慘劇,行兇者何以選擇絕路?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5-25 11:59:13

◎龔正說,章新明是一位在業內備受大家尊敬的地產人,在行業內同大家相處得都比較好,他被推選為江西地產協會會長,也是因為在行業內比較有影響力。不過,龔正也表示,博泰集團七、八年前在南昌地產界屬于比較有實力的企業,但是目前明顯有下降,開發速度也放緩了。

◎2020年12月,褚小強通過微博實名舉報章新明,稱他“為富不仁、坑蒙拐騙?!痹谖⒉┪恼轮?,褚小強自述“老婆在此借款中未用一分錢,也被作為債務被執行人,她承擔不起這壓力感到很冤枉,因此和我離了婚”,其本人也“因不公的精神壓力和心理壓力的抑郁,患上了癌癥和哮喘等多種疾病”。

每經記者 于垚峰  葉曉丹  舒冬妮    每經編輯 梁梟    

一起債務糾紛,最終釀成兩死一傷的悲劇。

5月23日,南昌市公安局紅谷灘分局通報,當日1時20分許,該局接群眾報警,稱在紅谷灘區贛江中大道博泰集團辦公區有兩人被人持刀捅傷。經核實,傷者章某明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犯罪嫌疑人褚某強案發后在該集團一樓辦公區自殺身亡。

通報稱,經初步調查,此案與褚某強同章某明之間債務糾紛有關。

據多家媒體報道,死者章某明即博泰集團董事長章新明,犯罪嫌疑人褚某強系南昌華夏藝術谷油畫村藝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褚小強。

5月24日,博泰集團的辦公場所已被警方封鎖,不得出入。附近一位小區居民說:“聽說是因為一些債務問題……”

多年之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曾在褚小強的辦公室見過他。當時,他說話聲音不高,愛喝茶,頗顯穩重。

在持刀走進博泰集團辦公樓前,褚小強也曾試圖吸引更多人關注。2020年12月,他在微博實名舉報章新明涉嫌私刻公章、虛假訴訟等等事項,同時還@了多家媒體賬號,雙方之間的糾紛也曾經歷法院判決。

但5月23日,褚小強最終選擇以極端暴力行為發泄心中情緒,也給兩個家庭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

?

?

現場已被封鎖

5月24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位于南昌市紅谷灘八一橋下的博泰集團。博泰集團的辦公樓就位于博泰江濱樓盤的底樓,這是博泰集團最早開發的樓盤之一。

博泰集團辦公樓外景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于垚峰 攝

剛剛停好車,一位自稱是博泰集團的工作人員表示,該處是私人停車位,不得停車。在記者表明身份要求采訪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以警方發布內容為準。

隨后,記者走進博泰集團辦公樓,但在現場并沒有看到其他辦公人員。一樓門口停放著一輛警車,大廳內的警察告訴記者,博泰集團的辦公場所已經全部被警方封鎖了,目前不得入內。

博泰集團辦公樓外停著警車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于垚峰 攝

在博泰集團一樓外,還掛著“江西省地產協會”“江西地產行業仲裁中心”的牌子。記者走進一樓大廳看到,前臺已經沒有了工作人員,墻上分別掛著“贛商中心”“博泰集團”“江西贛商創新置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牌子。

博泰集團辦公樓大廳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于垚峰 攝

據博泰集團官網介紹,公司成立于1997年3月,以房地產為核心業務,是涵蓋“房地產、食品、商務酒店、都市娛樂、礦業、物業管理”多領域的同心多元化發展企業集團,是江西最具影響力的房地產開發企業之一。公司于2000年進入房地產領域,先后開發的項目有——“象湖威尼斯、博泰江濱威尼斯、華東國際工業博覽城、九江潯陽新天地、魏瑪峰尚、靜林府”等,公司還先后被評為“中國優秀民營企業”、“中國建設系統信譽AAA級單位”。

啟信寶數據顯示,博泰集團目前自身風險有28條,其中涉及訴訟或股權凍結等事項。

逝者章新明

5月24日,博泰集團的官網已呈黑白色,首頁寫著“沉痛哀悼董事長章新明先生”。

博泰集團門外,附近不少居民也議論紛紛,一位居民說,博泰集團董事長是一位在當地非常有名氣的人物,實在是可惜了。

在博泰集團官網一篇名為《博泰集團章新明:與偉大的祖國“同成長、共命運、勇奮進”》文章中,章新明敘述了自己的創業歷程。

“1987年,改革開放就像時代的巨浪,把所有的人都裹挾進來。21歲的我面對市場大潮的沖擊毅然放棄穩定的南昌市工商銀行正式工作下海創業。一窮二白跑到廣州,只能從最辛苦的小商品貿易開始,我長途販運過電子產品、策劃過文化展覽、只要可以賺錢的小生意都嘗試過,經歷了當時的同齡人無法體會的艱辛?!?/p>

據章新明自述,上世紀90年代,他還通過做香煙貿易積累了第一筆財富,1994年之后,一腳踏入娛樂服務行業,創辦了亞洲歌舞廳、2001歌城;到上世紀90年代末,隨著取消福利分房政策的發布,章新明又轉型進入房地產行業,成立了博泰。

章新明的地產版圖也并不僅限于南昌,其投資觸角還曾延伸至A股上市公司。

2020年7月,上市房企新黃浦(600638,SH)發布的《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顯示,本次權益變動后,博泰城鑫將通過中崇實業持有上市公司新黃浦3192.32萬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4.74%,并通過盛譽蓮花資管所控制的上海盛譽蓮花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有上市公司1.15億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7.10%,合計持有上市公司1.47億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1.84%。最終交易對價為3億元。

博泰城鑫作為信息披露義務人,系基于對上市公司未來發展的信心以及對公司價值的認可進行財務投資。股權結構顯示,博泰城鑫實際控制人為章新明,控股股東為博泰集團,章新明持有博泰集團65%的股權。

根據公告,2017年~2019年,博泰集團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3.03億、2.86億、2.9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768.61萬、4271.61萬、4551.08萬元。

5月24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新黃浦股東的身份,致電上述《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中預留的博泰城鑫聯系人電話。該聯系人表示,博泰城鑫對新黃浦的投資僅限于財務投資,博泰城鑫或章新明并沒有參與新黃浦實際經營,投資新黃浦是因為看好上市公司本身,章新明事件不會影響該投資,未來也會繼續持股,后續與上市公司保持正常溝通。

同日下午,記者也撥通新黃浦董秘辦電話,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對章新明事件并不知情,上市公司一切正常運營,章新明也并沒有實際參與公司經營,不會對上市公司經營產生影響。如有影響,也會盡快發布公告。

事業上不斷發展,章新明在學歷上也不斷刷新,其先后進修完成美國紐約理工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EMBA研究生、長江商學院第6期CEO總裁班、清華五道口EMBA課程。

命案發生后,章新明的一位北大EMBA同學留言稱“今天看到新聞也是震驚了”;而另一位清華五道口EMBA的同學也留言表示“太可惜、太悲痛了”。

雙面印象

5月24日,江西省地產協會秘書長龔正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他最近一次見章新明大約在一個月之前。當時,雙方在博泰集團章新明的辦公室里討論協會工作。

龔正說,章新明是一位在業內備受大家尊敬的地產人,在行業內同大家相處得都比較好,他被推選為江西地產協會會長,也是因為在行業內比較有影響力。不過,龔正也表示,博泰集團七、八年前在南昌地產界屬于比較有實力的企業,但是目前明顯有下降,開發速度也放緩了。

也有合作伙伴并不認可章新明。

中建一局曾經是南昌贛商中心的中標建設單位。據該項目工作人員介紹,正是因為章新明的處處為難,他們才退出了該項目。

在博泰集團的官方網站上,關于贛商中心的介紹為在建項目,總面積17萬方。項目由江西贛商聯合總會牽頭,博泰集團主導運作,集科瑞集團、天音集團等企業共同打造。項目建成后,贛商中心將成為集商會總部大廈、企業總部中心、金融中心、南昌總商會、藝術中心、圖書館、服務型公寓酒店等為一體的贛商服務平臺。屆時,將引進全國40余家省級和區域級大型商會,將有超過150家具有代表性的贛商企業進駐。

贛商中心的開發公司為江西贛商創新置業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冊資本3.5億元,股東主要包括鄭躍文、黃紹文、溫顯來等知名贛商控制的企業。章新明持有18.39%股份的江西融商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亦持有江西贛商創新置業股份有限公司16%股份。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同為章新明,章新明負責贛商中心的開發運營。

上述項目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中建一局于2019年7月中標了贛商中心的建設項目,但是此后遲遲沒有與開發商簽訂合同。

“第一次說我們蓋的假章,第二次說沒有蓋合同專用章,第三次又說附件沒有蓋章,前前后后幾個月,都沒有把合同簽下來?!鼻笆鲋薪ㄒ痪众M商中心項目工作人員說,章新明“實際上就是想自己找人進場建設,17萬平方米,6億元的標的,賺十幾個點很容易的事?!?/p>

該項目工作人員稱,最后中建一局也放棄了這個項目,但是要求開發商結算工程款,章新明一直不肯結算?!肮こ炭畲蟾?400萬元左右,對方只是在2020年初支付了200萬元,余下的2200萬元至今沒有支付?!?/p>

“不支付的理由是工程款相差太大,章新明認為我們的工程款只有800萬元左右?!鄙鲜鲰椖抗ぷ魅藛T表示,這些都是可以經過核算的。

褚小強其人

相較在南昌地產界頗有名氣的章新明,褚小強顯然有些“默默無聞”。

據紅谷灘公安分局通報,犯罪嫌疑人褚某強案發后在博泰集團一樓辦公區自殺身亡。有媒體報道稱,褚小強系南昌華夏藝術谷油畫村藝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啟信寶數據顯示,該公司注冊資本120萬元,目前已處于被吊銷狀態。除此之外,與褚小強有關聯的還有江西瑞嘉置業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07年,2015年、2016年顯示經營異常,于2017年6月24日被吊銷。

此外,啟信寶數據顯示,褚小強還曾入股江西宏美實業有限公司,并擔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過2015年9月,褚小強轉讓了股權,也不再在該公司任職。

2020年12月,褚小強通過微博實名舉報章新明,稱他“為富不仁、坑蒙拐騙?!痹谖⒉┪恼轮?,褚小強自述“老婆在此借款中未用一分錢,也被作為債務被執行人,她承擔不起這壓力感到很冤枉,因此和我離了婚”,其本人也“因不公的精神壓力和心理壓力的抑郁,患上了癌癥和哮喘等多種疾病”。

“我現在每天都要面對討債人上門,已疲憊不堪,全家人都不知道這過年怎么過?”褚小強寫道。

2013年,因采寫《中廣核財務公司解除交易合約牽出7000萬產權溢價之爭》一文,《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與褚小強見面。當時采訪的地點就在褚小強的辦公室。印象中,褚小強是一個比較講究風水的人,說話聲音不高,但是顯得很穩重。辦公室里面擺放著數尊菩薩像,也愛喝茶,在與記者交談的過程中,一直在泡茶,還不時介紹茶的品種。

何以至此?

按照警方通報,經初步調查,此案與褚某強同章某明之間的債務糾紛有關。而究竟是怎樣的債務糾紛,走到了如今以命相償、不死不休的地步?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裁判文書網、褚小強個人微博發現,褚小強與章新明的債務往來或始于2013年。

江西省高院終審判決書[(2018)贛民終214號]披露,2013年3月、4月、5月,褚小強先后多次與博泰集團簽訂《借款合同》;2013年5月18日,博泰集團與德川公司簽訂一份《保證合同》,約定德川公司為褚小強、博泰集團2013年3月到5月簽訂的一系列借款提供連帶保證責任擔保,擔保借款本金為1.242億元。

2016年3月2日德川公司向博泰集團出具《擔保承諾函》,承諾繼續對上述博泰集團對褚小強享有的債權提供連帶保證擔保。2016年3月8日褚小強向博泰集團出具一份《借款確認函》記載,截至2016年3月7日,褚小強欠博泰集團借款本金1.2億元人民幣及相應利息,承諾盡快歸還。

法院判決認定,褚小強與博泰集團多次簽訂了借款合同,借款總金額人民幣1.2億元,借款合同合法有效,但褚小強未依照借款合同約定履行還款義務,故應承擔相應的還款義務及違約責任。

但褚小強在微博中,提供了故事的另一個版本。

褚小強稱,2013年,為了收購德川公司60%股份,其向章新明借款1.2億元,并與章簽訂了一份借款個人《保證合同》,按合同約定“將德川公司85%股權(明確即該公司名下中山路愛建商場第一層的1612平米房產中的85%份額,其它不在此擔保責任內)作為此借款的擔?!?,并在工商局將公司“85%股權登記過戶至章新明指定的人羅勇名下”由他代持保管。

同時,褚小強還將德川公司的證照、印鑒等資料交由章新明保管,而“章新明擅用我交予給他代持監管的德川公司的印鑒,偽造了一份2013年5月18日德川公司與博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保證合同》,且蓋有當時公司法人姚福清(章新明私刻虛假的)私章。也就是姚福清名下15%的股權莫名其妙地承擔了此借款的擔保責任?!?/p>

根據褚小強自述,其在2013年5月至2015年期間已還款6242萬元?!坝纱丝梢?,借他1.2億元,已還6千多萬元,擔保物2億多元的店面被他占為己有,加上由于他的欺騙和弄虛作假的行為,虛假訴訟而導致法院誤判我還欠他1.8億元和從2017年至現在每年24%的利息?!瘪倚娍偨Y說。

不過,江西省高院判決認為,褚小強未提交任何證據證明還存在1200萬元的還款事項以及2015年12月31日以后不計利息的約定,其提出有口頭約定,博泰集團也予以否認。故上訴人依法應承擔舉證不利的法律后果,一審判決對欠款本金及利息的認定正確,應予維持。上訴人褚小強要求扣減1200萬元還款及2015年12月31日以后不計利息的主張,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針對褚小強在微博中提及的姚福清,記者注意到,當前姚福清仍是德川公司持股15%股東,除此之外,姚福清還是江西鑫隆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5月24日下午,記者致電江西鑫隆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向其表示欲采訪姚福清,不過,該公司工作人員稱,姚福清出差中,不方便溝通此事。

難以厘清的債務

褚小強、博泰集團的債務糾紛還牽涉到另一家公司——江西供峰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供峰公司)。

供峰公司與博泰集團之間也存在債務糾紛。2015年7月,供峰公司與招商銀行南昌站前西路支行簽訂《委托貸款委托合同》,將1.2億元委托招商銀行發放貸款。其后,這筆錢借給了博泰集團,借款利率年息12%。同時,章新明、德川公司先后與供峰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章新明、德川公司愿意以主合同項下的債務向供峰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不過,褚小強在微博文章中稱,章新明未經姚福清同意,私自偽造了一份德川公司與供峰公司簽訂的《保證合同》,聲稱德川公司愿意承擔向供峰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此后至2016年,博泰集團、招行、供峰公司三方還簽訂了《委托貸款展期協議》,但到2017年,博泰集團還沒有還上。判決書顯示,截至2017年7月6日第三人博泰集團尚欠供峰公司本金人民幣1.2億元及利息108626.02元。

按照判決書披露的內容,褚小強欠博泰集團的債務,而博泰集團又欠供峰公司債務,由于博泰集團怠于行使其對褚小強的到期債權,對供峰公司造成損害。因此,供峰公司向褚小強、熊云琳主張代為清償債務。

江西省高院判決認為,褚小強欠博泰集團的1.2億元借款已到期,而博泰集團怠于行使其對褚小強的到期債權,且博泰集團未能及時償還供峰公司的1.2億元借款,對債權人供峰公司造成損害,供峰公司以自己名義向褚小強代位行使博泰集團的到期債權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一審對此認定正確,據此作出相應的判決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但在上訴理由中,褚小強曾提到,自己2010年借款8000萬元給周某,周某用這筆錢繳納南昌華夏影視村藝術有限公司、南昌華夏藝術谷民俗村藝術有限公司、南昌華夏陶藝村藝術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名下土地使用權的出讓金,后周某又將這三家公司股權轉給博泰集團。周某承諾從博泰集團收到的錢用來還褚小強的8000萬元借款本息,結果博泰集團沒按時支付,周某也就沒錢還褚小強,褚小強沒收到錢,因此也沒錢還博泰集團,在褚小強看來,博泰集團這種行為,主觀和客觀上是用褚小強自己借出去的錢收取自己的利息。

不過,最終法院駁回了上訴,維持原判。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每日經濟新聞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于垚峰 攝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博泰集團 章新明 南昌 褚小強 新黃浦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chinese少妇性饥渴hdvideo